中文   |   英文

能自律才有自由,能自律才能爱:英国首相重获「新生」有感

2020-04-30


英国首相鲍里斯·约翰逊康复了。


他在生病前说的话,与生病后说的话,内容与态度判若两人。


3月12日,约翰逊在疫情爆发之初,呼吁英国人要有心理准备,许多家庭将提早失去他们挚爱的亲人。他说,当60%的英国人感染上新冠病毒,就能形成集体免疫力。


听起来很冷漠,很不作为。当然,也有人解读约翰逊是故意如此说,好让个性倨傲的英国人害怕,就会守规矩,就不会到处乱跑。结果,英国还是有两万多人在疫情中失去生命。


后来约翰逊也感染了,一度送进加护病房。

   4月27日早上英国首相约翰逊在唐宁街10号发表讲话


昨天他康复后,发表一篇告全体英国人的演讲,铿锵有力,充满热情。他感恩所有的英国人团结一起,面对二次大战以来最大的挑战,并感恩NHS(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)每一位医护人员的无私付出,他说英国「目前正处于新冠病毒爆发的最大风险时刻」, 虽然很想让经济尽快恢复起来, 但不会过快放松封锁限制,进而「牺牲英国人民的利益」,大家要准备好、作好防护,做好互助,每一个人都要严阵以待,避免疫情出现二次高峰。


在他出院当天,英国政府宣布向联合国组织捐赠1.3亿英镑,依金额大小依次捐给WHO、联合国儿童基金会、联合国难民署、世界粮食计划署、联合国人口基金。另有5000万英镑计划用于国际红十字会,帮助在武装冲突地区开展工作,此外,还有一笔2000万英镑捐赠非政府组织。


约翰逊最特别的一句话是:如果我们都能保持「利他」精神,我们就能度过这场世纪的大危机。

利他?这是在西方很少听到的字句。


2016年,我应邀到牛津大学东方研究中心演讲,题目就是关于利他的思想与实践。我的一位好朋友,牛津大学伍尔森学院(Wolfson College)的班福德(Geoffrey Bamford)也来听我讲座。事后他跟我说,他想回馈一些想法,希望约我好好聊一聊。

何日生教授在牛津大学演讲


我们这一约就是两年。2018年,我到牛津大学做访问学者,我们才坐下来促膝长谈。班福德跟我说,「利他」这个概念在西方很不受欢迎,因为大家都认为不自利而去利他就是伪善。


其实当下我很震撼,从事慈善与人文工作20多年的经历当中,我看了无数利他互助的感人故事。但是西方人竟然认为利他是伪善?

班福德与何日生教授在牛津

班福德说得是真的,因为西方人几百年来习惯自利,追逐自利是理所当然。有人说利他,听起来总有些矫情。从海洋文明崛起到工业革命前后,西方在世界各地殖民,本质就是追逐自我的利益,剥削、压迫其他族群与国家。从美洲到亚洲,从亚洲到非洲。16世纪美洲的古巴原住民,有百分之80是死于西班牙带来的瘟疫。现在古巴的居民多半是从非洲被贩卖到新大陆的黑奴后裔。

即便知识界如亚当‧斯密(Adam Smith)一样歌颂私利,认为「自利,就能利他」,私利将创造最大的公共利益。亚当‧斯密的重点当然在达成「结果的公益」,他深信,只要我们为自己的利益努力,就会有一只看不见的手,分配这些利益到社会中的每一个人手上,最终促进社会整体的均富与幸福。但正因为这公益是通过私欲的追逐获得,他的预言并没有实现,反倒造成私欲的极大化,甚至走向「合理化」的后遗症。

因此经济学家弗里德曼也曾说,企业的目标就是盈利,为股东盈利。但是公益呢?利他呢?


难怪好友认为我在牛津的利他主题演讲不会太受主流欢迎。


「利他」一词其实是19世纪法国哲学家孔德(Auguste Comte)所提出来。孔德提出「利他Altruism」一词之前,对于「要帮助他人」都是以慈悲(Compassion)、慈善(Charity)、友谊(Friendship)、仁慈 (Benevolence)等名词来表述。


孔德是西方第一个创造「利他Altruism」一词的哲学家。「利他Altruism」拉丁文字根为“autrui”,是「other他人」之意。孔德针对利他主义(Altruism)与利己主义(Egoism)的不同提出讨论。

现代科学哲学、社会学之父—孔德


利他是指「一个人的行事动机,是为着他人最高福祉而设想」。动机是「为他人」,结果是给他人带来「最高福祉」。利他在心理学的定义是指「个体抱持着利益他人的心态(Psychological Altruism: The existence of ultimate desire concerning the well-being of others)」心理学家把「动机」视为界定利他精神的重要关键。


利他,其动机必须不为自己,而是为他人。

这次疫情,中国大陆四万多名医护人员投入湖北重灾区,他们不顾生命的危险,在极有限的防护设备下,投入自己的生命抢救他人的生命。


美国纽约号召退休的医护人员回到医院抢救病患,有数千名退休的医护人员自愿回到医院,其中一名年龄已经71岁的退休护士凯西(Cathy Howard),是感染新冠疫情最高危险群,她说,「退休后我就很怀念照顾人的感觉,这是让我能再度帮助其他人的好机会。」这些无名英雄奋不顾身的精神,正是人类崇高的利他之实践。

在世界各地,神职人员舍身陪伴重症病人,为往生者祈祷。医护是抢救生理的病苦,神职人员是抚慰并帮助人超脱心灵的病痛。意大利近百位神职人员因此感染而往生。这无不都是崇高的利他精神。


在疫情期间,还有无数的平凡百姓,付出爱心,履行责任,为隔离者送食物,为医护送口罩防护衣。小区警卫为每一个居民量体温,当大家心有畏惧隔离在家,他们却冒着危险守护大家的健康。这是利他的精神无畏的体现。

从事餐饮行业一位“川妹子”在2月初就带着厨师和食材,驾车从成都赶到武汉,免费为武汉的医护人员送餐。


所以约翰逊说出「利他」,不太像是他原本的思想与见地,而应该是他在疫情中的实际体验。他周围的医护人员不就是因为利他,把他从重病中抢救回来吗?难怪他充满了一种奇异的热情,那种溢于言表的热切心情,跟疫情一开始的状态完全不同。


他这次的演讲,似乎重生一般地充满着激动、热切、慈悲的人文情怀。而这正是一个政治家应有的素养。


「利他」是一种幸福的生命体验,不管对于「施者」或「受者」都是如此。


也许,我应该再到牛津讲一次利他精神,这次应该会比较受欢迎。


这次疫情给人类最大的提醒就是「自律」与「利他」。没有自律,疫情不会结束,没有利他,会有更多人丧命。


人类长期的自利,不顾他人,不顾其他物种的生存,因此这次的大灾疫所彰显的就是我们的存在,必须尊重其他生命的存在。尊重的美德必须来自自律。人都有爱心,可一旦遇到自我的利益,爱就转变成占有、夺取、控制。

爱是对他人的成就与保护。爱取,是对其他生命的控制、占据与剥夺。


爱的前提正是自律,能够掌握自我的欲望,口腹的欲望,任意为之的欲望,不被束缚的欲望。

是的,西方国家历经几百年的奋斗,摆脱了外在的束缚,得到自由。但是没有能摆脱内在欲望束缚的自由。其实,仍不得自由。


自律,才会自由。控制欲望,不被欲望捆绑,才是真自由。不被欲望驱使,人才能真正去爱,去成就他人,去真正的利他。

疫情稍微控制了,但是专家预估冬天还会再来。下一次,希望没有下一次,但果真再来,希望人类记取教训,自律,利他,能引领人类渡过这次的劫难。


西方说了太多的自由,太少的自律。说了太多的平等,太少的利他。


自律,自爱,利他。正是疫情要淬炼我们的三种德行。



注: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,如涉及侵权,请联系我们删除。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