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文   |   英文

为什么总有一群美国人喜欢特朗普?——真理与事实的吊诡与反思

2020-05-08

二月份,全球著名的哈佛大学政治哲学家麦克・桑德斯(Michael Sandel),在哈佛肯尼迪学院以「真理还有未来吗?」发表一场演讲。他提出「事实Fact」与「真理Truth」的关系到底是什么?


桑德斯说,根据华盛顿邮报统计,特朗普总统上任三年中,说谎与误导的言论次数总计是15413次。一个总统说了一万五千四百一十三个谎言,但支持他的选民始终没有动摇。为什么?

哈佛大学政治哲学家麦克・桑德斯(Michael Sandel)


另外,桑德斯也说受教育越高者,越不相信科学家所提出的观点,认为「温室效应」跟人类行为并无太大关联。为什么?科学不是绝对真理吗?为什么受教育高的人反而不相信?


桑德斯曾与英国BBC的资深制作人对话,这两个议题其实都没有突出性的具体答案,他只希望提出来让大家深思:真理与真实到底是什么?

我私下借机与桑德斯交流。作为曾经的媒体人,我分享著名的传播学大师华特・李普曼(Walter Lipmann)说过的一句名言:「我们不是先看才有定见,我们是先有定见再选择性的看。」(We don’t see and then define, we define and then see.)


桑德斯马上反应说:「我喜欢这句话。」(I like this word.) 


我接着继续说,您刚才提到美国开国元勋、宪法之父麦迪逊(Madison)在制定宪法时所说:「人类生而平等,这是充分、而且是不证自明的真理。」(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and make this a sufficient self-evidence truth.)当麦迪逊说这句话时,他指的是一种信念、一种信仰(Belief),而不是指社会真实(Reality or Fact),因为真实社会中不平等一直存在。因此麦迪逊所谓不证自明的真理其实指的是信念、是信仰。我认为「真理(Truth)」是一种信念与信仰,不是指「社会真实(Fact)」。人们一般都是以他的信念、他的定见(Truth),去选择性地接受或忽略某些事实(Fact)。


这说明了为什么特朗普提出「美国第一」(American First),他提出的是信念、是梦想(Wish),接受他这个信念、把「美国第一」当成最高政治真理(Truth)的选民,会选择性地忽略、或接受某些事实(Fact)。


因此当有人批评特朗普说话不实,支持他的人会选择性的忽略,只要特朗普持续倡议美国第一,坚持盖墨西哥边界的围墙,他的选民就认为他没有说谎。他没有违背自己提出的美国第一的信念或梦想。甚至会认为,说谎是欺敌、战胜「政敌」的手法,以达到他的政治理想、实现「美国第一」的信念与真理。谎言更靠近真理。这不是很吊诡吗?真理作为信念,远远超越「真实与否」(Fact or Flaws)的谴责或论证。

我们都是用自己认定的「真理」在看这个世界,在选择所谓的「事实」。


桑德斯非常认同我的见解与分析。他说,这正是他所想要表达的。


所以真理(Truth)不是究竟的、更不是绝对的。依着「真理」而认知与接受到的事实(Fact)更是南辕北辙。


我最后跟桑德斯分享了《礼记・学记》的话:「虽有至道,弗学,不知其善矣。」


真理还要善。善,是利益万民、嘉惠万物。


桑德斯不断地点头说他很赞同、很赞同 (Yes, I agree with you)。我们合影留念。东、西方哲学的短暂交流,迸出了彼此若干心灵火花,双方都颇有收获。

  哈佛大学政治哲学家桑德斯教授与何日生教授合影


比起谈真理,善,还是一个比较合适的框架来讨论、研究、实践人类社会中「个人的、分别的、共同的」幸福与出路。


特朗普坚持的美国第一,被许多美国人奉为圭臬、真理、信念。其实这项「美国第一」的真理,反而相对的带来世界更多冲突,这就是我所说的真理必须善。善就是利他和合,以和合的方法利益万民。特朗普的做法带来一部分的美国利益,但是损及美国在世界的形象与基本价值。所以许多美国的知识分子认为,特朗普这么做只会让美国成为第二。

这跟美国当前的社会结构有关。美国在这几十年的发展中,不管是政治与经济都逐渐掌握在少数人手上,政经权力的寡头化与固化,是美国当前最大的问题。正如我跟哈佛大学法学院资深教授昂格尔(Roberto Mangabeira Unger,奥巴马的恩师)讨论寡头政治与多数暴力的议题时,他认为美国已经走上寡头政治(Oligarchy)。


一般民众在巨大的政治垄断与经济寡占的结构下,觉得相对地被剥削。他们正苦恼为什么他们的生活越来越困窘,权力越来越薄弱时,特朗普给了他们答案:「中国」。都是中国惹的祸;都是墨西哥移民抢了你们的工作。此处先不谈移民,谈谈美国的中国威胁论,中国威胁论不是从特朗普开始,但是特朗普应该是集其大成。

          哈佛大学昂格尔教授与何日生教授合影

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工业制造国,这有其经济结构的必然,中国劳工众多,中国人勤奋,中国的市场广大,都使得中国成为世界最大的制造生产国,Walmart(沃尔玛)60%的产品中国制造,世界最大的口罩制造国是中国,汽车最大制造国也是中国。那美国人一方面买中国制造的产品,为什么一方面还敌视中国呢?


原因当然是经济不如以往,国家财政增加,但许多老百姓的生活没有更好。究原因,如昂格尔教授所言是知识经济的发展出现贫富加剧扩大。知识经济只有受过高等教育的尖端人才才能从事,不管人工智能、互联网经济、生物科技等,都需要高端的知识才能从事。

知识经济的财富成果掌握在少数精英,还没有能够下放到每一个阶层,让每一个阶层都受惠。例如工业革命,连锁螺丝钉的员工都能有工作,都能因此赚到钱。但是知识经济涉及一个程序,研发一项生物科技,一般人完全无法胜任。


美国大厂基本上都是以市场营销(Branding)为主,如Nike(耐克)。美国已经很久不制造产品,而是以全球作为工厂,主要集中在劳工成本较低、法令宽松、工会乏力的发展中国家,随着道德意识的提升,许多消费者开始抵制Walmart、Levis(李维斯)等这些被贴上「血汗工厂」标签的公司。以前更多在东南亚,现在是在中国。传统产业在美国式微,是美国的商业策略。不是谁迫使他们这么做。

如今矛盾来了。既然传统制造产业外移,美国一般百姓又做不了知识经济的工作,这时候特朗普就把过错归给移民,归给中国。过去帮他们致富的人,如今成为抢他们工作的入侵者。东南亚国家及中国的百姓都是付出血汗才赚取美国人的钱,他们没有说美国人剥削他们,但面临问题时,却被指控抢了美国人的工作机会。至少特朗普是这样制造舆论。


昂格尔教授说,特朗普这种回到传统产业,以制造更多的工作机会的政策,只能让不可避免的经济萧条多推迟几年。只要知识经济不能创造一种垂直的经济分享机制,让每个阶层的人都雨露均沾,经济衰退一定会到来。为什么?


因为知识经济越发达,意味着工人越没事做。机器人取代劳工的时代已经到来,失业率增加,购买力减退,社会动荡剧增,整体经济不可能好。特朗普以此唤起劳工阶层的信心,给予他们就业与好日子的愿景,其实只是暂时麻痹一下,紧接着可能会面临更严峻的经济困境。

美国的知识经济发展一直属于精英阶层。相对地,中国的互联网经济却造就许多基层物流、仓储的工人有更多的就业机会,也因此持续造就了中国经济的发展。加上中央政府对精准扶贫的强力作为,让所有富裕地区的地方政府精准投入贫穷县市的扶困。所以西方学者赞誉中国是最快速脱贫的国家。但这些都不是西方国家政府能做到或愿意做的。他们相信市场机制,相信自由竞争会带来均富。每一次政府这样相信,每一次都造成经济的寡占,这已经是被历史无数次验证过的,但即便如此,许多欧美国家仍然执意如此。


精准扶贫项目让更多人脱离贫困

特朗普的言论与作为立基很深,牵涉到知识经济时代的发展困境。这时候不是自由市场能够决定的,因为夹带着知识经济的精英,有绝对的财力与智力的优势,自由市场不能造就均富的公平经济秩序。


特朗普没有从根本思考并解决自身处境,所显示的不只是他的人格状态,更是他对于整体问题的把握能力不足。特朗普带给美国最大的危机是,美国无法借此机会作更深刻的反省,摆脱寡头政经体系,摆脱责任外移的鸵鸟作风,真正面对知识经济的困境。如同昂格尔教授所建议的,跨政府与民间,跨大中小型企业,一起成为伙伴关系,一起为知识经济的垂直整合找到出路,缔造知识经济的普遍荣景。

从真理的角度言之,特朗普认为他是真理的斗士。相同的,反对他的人,不管在美国或他国,也都认为自己代表真理。这场真理之战,没有赢家。这就是为什么我告诉桑德斯教授,「善」比「真」有力量。


善不追求唯一的真理,善接受多极的观点,善着重「利益万民,利益万物」。比「真」,只会造成彼此对立;比「善」,则是看谁比谁更能奉献更多的人。以「善」,是以和合的方式达成利益万民、利益万物,而不是抡起真理的大旗去抗争、去斗争,去消灭一群人,以保护另一群人。


中国文化的最高政治智慧「允执厥中」,在多元的利益之间找到平衡点、共荣点;在多极的观点中,找到共容、共同的「致中和」之道,考验着当今世界领袖是否能领悟「善」的智慧。


注:图片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。